33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重生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藏了男人
    “昨夜风雨很大,你就在廊下睡了一晚?”沈故渊的声音砸在童玉生的头顶上,那一刻关切成了惊雷,他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驸马怎么会在青城山?

    是他不小心引了对方来么?

    这不是辜负了公主对自己的信任,现在要如何解释,还是不要解释?

    可再一会儿,薛如雪就要出来了,不论如何总要有个分晓,那时候若是碰见了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一瞬间无数个想法涌上了心头,沈故渊瞧着他这般,只觉得他心里是藏了事情。

    瞧他一时慌乱竟然忘了问安,沈故渊冷笑着说了句,“我知道公主在里面,他这是在里面藏了男人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绝对不是!”童玉生其实想了想,公主确实是在里面藏了个男人的,而且这男人长得不错,他爹还是皇帝,只不过他自己作死非要造反,成了大逆罪人,这话他是想说,可他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驸马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沈故渊抱着手臂一副我等着你解释的模样。

    童玉生无奈,指了指里面,“公主吩咐让我做件小事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,驸马爷您就当做没看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到?”

    沈故渊当即便怒了,“擎宇可是告诉我,你带了女人裹的很严实进了这青城山后院禅房,你作为公主贴身侍卫,你怎么让我相信这里面不是公主,我可是问了方丈,这后山住了以为男施主。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好像是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总有一种被驸马爷捉奸的意思,咬了咬牙,不能让沈故渊在门口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里面是朝廷钦犯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驸马爷您就信我一回吧,真的不是公主在私会什么美男,公主还在紫金山陪着司徒珏泡澡呢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沈故渊眼神微眯着,“她的身份暴露了?”

    童玉生发现自己现在是多说多错,好像怎么都不对了,眨巴着眼睛,只能叹了口气说道:“驸马爷,这里真的不是公主,您就别再为难我了,公主在紫金山虽然暴露了身份,但她很安,如今司徒珏和司徒瑄已经答应帮她查其他买.官卖官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沈故渊冷嗤一句,“到底多重要的事情,让你离开公主来办,若是她在山上出了什么事情,你有几条命去赔?”

    童玉生寒毛竖起,平日只觉得这位右相大人,温和宽厚,并不像外界传言那般吓人,如今才知道那都是因为慕长欢在身旁的缘故,他若是恫吓起人来,才是真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驸马,公主身边自有人护着,奴才是公主的侍卫,公主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,驸马还请您离开,否则今日只是我会一五一十的禀告公主。”

    威胁他?

    这小子还真是长了本事了,沈故渊阴冷了盯了他片刻,嘴角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行,本官不为难你,童玉生你要记住公主是你的主子,本官也是!”

    说完便直接转身,可他刚要走,身后的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,两个人都是一顿,童玉生刚想要过去拦着薛如雪,沈故渊便已然转了过来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沈故渊即刻知道了里面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看着薛如雪已经无法掩藏的肚子,紧绷着脸说了句,“胡闹!”

    说完便要下令将薛如雪带走,可她却是往后一缩,“公主已然允诺,若是他许了,便留我在山上,从此与他一般待遇,我们一家人待在一起,碍着您驸马爷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沈故渊攥紧了拳头,“她是一时心软,可这件事情若被其他人知道,她是杀头的罪过!这个青城山人来人往,今日我瞧见了,明日他人也会瞧见,到时候她怎么办?你们夫妻两个造反的时候没想到今日,如今偏要将这种麻烦落在她的身上,太子是她弟弟,慕元凛可不是!”

    这件事若被左相抓到半点把柄,便能给慕长欢扣上一个私通乱党的罪名,她如今有多少功绩也抵不住这杀头的大罪。

    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尤其是那么充满了不确定性!

    “我愿意将我手上的钥匙交出去,你们夫妻将会得到薛家一半的财产,就求您放了我们母子一条命,如何?驸马您与公主情投意合,今日您就当积德,我会日日在佛祖面前为您与公主祝祷,求佛祖保佑你们夫妻多子多福,白头到老!”

    说着薛如雪便跪下将手中的钥匙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出来就是同童玉生交代此事,可没想到刚好碰上了沈故渊,只怪这山上的风太大,而她又心急了些,这才碰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,她的命就在沈故渊的手上悬着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们夫妻真的情比金坚,本官倒是可以成,可你大好年华出身士族,何必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身上浪费韶华?薛如雪,你的付出感动不了不爱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因她那句祈福积德,沈故渊松了口,可他仍旧对雪如絮说了很重的话。

    也许这话是对这薛如雪说的,也许是为了某一刻的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“驸马,那都是我心甘情愿的,只要我甘愿便与旁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好一句与旁人无关。

    沈故渊深吸一口气,转身离去,这件事情,他不管了。

    童玉生赶紧拿了钥匙,然后将门锁好,这才追着沈故渊赶了过去,小心翼翼地跟在沈故渊的身后,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,童玉生也跟着叹了口气,“您与公主真是夫妻俩,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,公主也是要她将孩子拿掉,或者生了孩子溺死,可她舍不得,这女人在公主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,公主最怕这个了,这不就随了她的心意,还要我在这蹲着,就希望她能看破感情,或者大皇子做个人将她撵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话,沈故渊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必套本王的近乎,今儿你没瞧见本王,本王也没瞧见你,谁说出去,让公主知道了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沈故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这才将童玉生放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,擎宇才冒了个头,昨晚上差点打了个照面,若是让人知道他大半夜的想要进入禅房却被打了出去,那一定会丢脸丢死的吧。

    “大人,庆旭已经提出要将庆嫊公主嫁给太子,如今他们还在周旋,曹直言发了消息给您,请您快些回城去商量对策。”

    沈故渊看了眼青城山,想了片刻说道:“你去递个牌子,本王倒是从未同这位废皇子下过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侍卫还在,他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擎宇有些为难地说着。

    沈故渊只是一笑,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擎宇真的去问了,而且门就这样打开了,沈故渊进门时候,慕元凛穿了一身素袍,剃了光头看起来真的像个和尚。

    沈故渊瞧着他一脸超凡脱俗的模样却是没来由地有些想要揍他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做了驸马,恭喜,长欢她可还好?这几日午夜梦回我总是能梦见她,我知道没有她,我连这一处安生之地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见了面倒是很客气,沈故渊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公主在这青城山养了个美男,没想到竟然是你,歪打正着地来找你下一盘棋,听说你很会布局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挑飞了眉头,再也装不下去了,他本就不是个和尚,只是天政帝想要他每日潜心念佛,这才将他送到了青城山,这地方只有一个好处,安静。

    “难得有人回来看看我,还以为这辈子就要对着那冷脸的老和尚,没想到一日之间院子便热闹起来。”

    薛如雪亲自为两人斟茶,这院子虽说不如大皇子府气派,可慕长欢知道他这位哥哥从小没吃过苦,便是真的受罚,要他一个人在山上怕是得饿死,所以给他留了一个做饭的师父,伺候的小厮,还有个看门的护院,这地方倒是齐,只是整个院子都是男人,看的他有些气闷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忏悔罪过的,难不成是当自己来这儿游山玩水,别忘了你在世人眼中已然是个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薛如雪的手指端着茶杯听到死人这句话的时候,微微颤抖了下。

    她自私地想要带着孩子来找他的父亲,可是她的家人呢?她自己要如何交代?

    薛如雪的变化都在沈故渊的意料之中,“既然做了这个决定,你如今想要更改已然不能,那边做好你该做的事情,日后这山中快活,谁还管爹娘死活。”

    薛如雪紧紧咬着下唇,她没法待在这里,只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皇子亲自给他斟了一杯茶,“我求了老墨,他许你在这儿待上一盘棋的时间,便不要在为了旁的事情生气了,同我说说如今的大燕怎样了?父皇……陛下他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沈故渊摇头,“你这位父亲,最近正准备着娶小老婆呢,才十四岁,是齐越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你妹妹庆嫊吧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沈故渊的脸色微微一变,在抬头看向慕元凛的眼中满是戒备。他的手指捻着棋子,良久未动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