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医毒双绝:太子妃野又飒 > 第173章:她好恨
    秦紫萱被楚暮羽送回蔷薇院,躺在床上,不知是懊悔还是得意,竟是不知道做什么好。

    白术走了进来,说道:“小姐,三小姐今天被三皇子骂了,说什么也不敢再到牡丹苑去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!看到宁亲王殿下,还不赶紧躲到一边去!”秦紫萱恕其不争。

    连几个奴婢都搞不定,真是个废物!

    以前一直说秦紫苏是个废物,现在看来,是自己走了眼。

    不只是秦紫苏是废物,秦苏叶也是废物中的废物。

    “没有被关起来吧?”秦紫萱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只两条腿的狗,被关起来了,如何去咬人?

    现在趁着秦紫苏不在府上,不去欺负那些下人,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不过,朝朝暮暮是太子殿下派来的,对她们并不尊重。

    至于白芷和奶娘周嫂,老的老,小的小,欺负起来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秦苏叶都搞不定,这不是妥妥的废物吗?

    “宁亲王殿下说了,三小姐若是不到柴房去,明天就让老爷在府上整顿内务,别上朝了。”

    白术知道的挺多的。

    “暂时关几天也好。”秦紫萱躺在床上,揉着酸疼的腰身。

    有心让白术帮着缓解一些不适,怕白术看到身上的痕迹,到底还是忍着,没使唤白术。

    等下次二皇子再到府上来,就带着二皇子到牡丹苑去,好好的教训朝朝暮暮她们。

    就不信了,朝朝暮暮连二皇子的脸面都敢拂了。

    “白术,你去给本小姐准备洗澡水,本小姐要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术应着,看了一眼秦紫萱媚艳艳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刚才是二皇子送回来的,莫不是小姐被二皇子给……?

    白术年纪不大,跟在这些主子跟前,稀奇古怪的心眼倒是涨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不只是像条狗似的贴在二房这边,还像狗似的,在各个主子的院里乱窜。

    至于女人和男人之间的那点事,早在一来二去的时候,了解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可不敢当着秦紫萱的面前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二小姐不是和大皇子有一腿吗?怎么现如今又和二皇子搞在了一起?

    这是大皇子不在京城,耐不住寂寞,马上就劈腿了?

    白术准备好了洗澡水,过来请秦紫萱,“请小姐沐浴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在跟前伺候秦紫萱,查看秦紫萱身上有没有传说中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嗯,你先出去吧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秦紫萱吩咐白术。

    以往秦紫萱可不是这样的脾气。

    她可是千金小姐,是大楚第一美女,是未来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怎么能自己动手洗澡?

    这些都是下人的事。

    白术见秦紫萱和往日不同,心中有了计较,便应了一声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紫萱艰难的起身,忍着不适,走到屏风后面,退去衣裙。

    身上密集的吻痕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她坐在温热的手中,身上的不适渐渐散去,她一寸一寸的清洗自己的肌肤,仿佛想要把上面的痕迹洗去。

    这些痕迹会淡去,会消失,只是,她已经不是完璧,大皇子表哥还会娶她吗?

    楚浩轩一直是她心头的最爱。

    虽然有时候见到美少年,也会看上一眼,在众多的京城阔少面前,也会把自己最美丽,最耀眼的一面展示出来,只有她知道,只有那个男人,才是自己想要靠近,想要拥有的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男人一向清冷,一向君子。

    为何和自己一度春风的不是你!

    她好恨!

    恨白天上了二皇子的马车,恨楚浩轩早些时候没有和她那样。

    她更狠楚暮羽的禽兽行径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内心想要的,这些都是她人生路上的耻辱。

    若是因为这一天的放纵,未婚先孕,有那个正经男子还要自己?

    她闭上眼,马车上的那一幕就在眼前闪现。

    她即向往,又排斥,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浴桶里的水变得冰凉,她这才起身,来到屏风后面,擦去身上的水珠,妙曼的身子,在铜镜里闪现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,这样的尤物,只有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子才配拥有。

    大表哥是最优秀的吗?

    鹿死谁手还不知道,现在就决断,为时过早。

    大表哥不能放手,二皇子也得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嗯,就是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自己这样的优秀,即便是和几个男子有了肌肤至亲,哪有如何?

    只要自己婚前没有孩子,就是和男人睡了,谁又会知道?

    她走出正房,白术正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白术,去请我母亲过来。”秦紫萱现在神清气爽,吩咐白术。

    白术偷偷的看了秦紫萱一眼,回道: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见秦紫萱果然眉眼飞扬,不同于往日。

    二小姐可真是大胆,竟敢婚前就……。

    这是和二皇子……?

    白术先前还只是想想,现在确认了秦紫萱已经不是完璧。

    不一会,白术就把王氏请了来。

    王氏送走二皇子,原本是要来蔷薇院的。

    一来打问秦紫萱怎会和二皇子在一起,再就是来问问秦紫萱见到皇后娘娘没有。

    皇后姐姐这些天也不知道怎么了,几次三番的不给她们娘俩脸面,倒把个小贱人宠上了天。

    趁着小贱人不在府上,赶紧和皇后姐姐拉好关系,恢复以前的交往。

    秦紫萱正坐在那里喝茶,见到王氏,得体的站起来,说道:“见过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萱儿不必多礼,这是在我们家里,随便点就行。”虽然女儿每次见到,都会这样得体的施礼,王氏还是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的眼珠子,自己后半辈子的依靠。

    不能有半点的委屈。

    女儿也是个争气的,如今是京城第一的美女,有那家府上千金,能有女儿的容貌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氏的脑子里浮现出秦紫苏的容颜。

    她马上甩甩脑袋,想这个小贱人干什么?

    “白术,你先出去!”秦紫萱想要和王氏说些私密的话,白术就不必听到。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白术识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哼!不就是被人给睡了,还以为有多私密!

    王氏眯着双眸,看着眼前倾国倾城的女子,这可是自己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“不知萱儿有何话说?”王氏问道。